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《灯笼》课文研读

作者:ag视讯 发布时间:2020-12-20 23:47

  这篇散文以《灯笼》为题,回忆早年与“灯笼”相关的一些生活景象,流露出对故乡和亲人的怀念;并在结尾处结合当时的国运时事,表明要做抗日“马前卒”的心愿,传达出那个时代的“正能量”。课文一方面叙事,另一方面抒情,有关“灯笼”的叙事组成一个序列,所抒发的情感又成为一条线索。“事”与“情”交织在一起,并行而下。下面按照文章的段落层次分别解说。

  第一部分(第1段):开篇说“火”。先说小孩喜火的天性,再说大人也须用火。所述甚远,与“灯笼”无关,实为伏笔,为后文“灯笼”做铺垫。“爱光明” “喜欢火” “喜欢亮光”,是关键性短语,表明小孩以及人类追求光明的普遍特点。

  朱红描字(第9段):曾经的快事,“喜悦”“爱”“爱好”等词语传达出对乡俗氛围的迷恋。

  献帝灯笼(第10段):献帝是东汉末代皇帝,屡受强人摆布,郁悒而终,这是发历史之幽情。行文至此,脱离乡村生活的描写,转入历史话题。

  灯笼下马前卒(第11段):塞外点兵,吹角连营,挑灯看剑,仍是“灯笼”,却是另一种景象,借古喻今,充满豪情,表达宏愿。

  第三部分(第12段):结尾说“火”。灯笼不足以言志,火把、探海灯和燎原烈火方能寄情。文章带着高昂的情调结束,主旨得以显现。

  总括全文内容,所述之事甚多———谈乡俗,谈亲情,谈历史,谈壮志,其中“灯笼”是一个联结点、寄托物,但对既往亲情的怀念和对眼前国运时事的感触才是真正的重点。

  课文写于20世纪30年代,带有那个时代的某些特点。现代散文作家都经过良好的古典文学和外国文学的熏陶,他们的散文语言都非常典雅而蕴藉,简净而不杂芜。在此有必要简述课文语言的特点。

  一是简洁。多是短句,很少有长句。如“岁梢寒夜,玩火玩灯,除夕燃滴滴金,放焰火,是孩子群里少有例外的事”,“坡野里想起跳跳的磷火,村边社戏台下想起闹嚷嚷的观众,花生篮,冰糖葫芦;台上的小丑,花脸,《司马懿探山》”等,都包含了许多三四字的短句。散文的语言表达与情感抒发息息相关,短句多,一方面显出语言的简净,另一方面还表明抒情的节制、含蓄。但是简洁不等于简单,课文中的诸多短句都是很值得吟味的,朗读起来既有语言声韵之美,又有深厚的意味和情味。

  二是书面语化。散文中的书面语与口语的表达效果有所不同。散文为了贴近现实生活,贴近读者,很容易引入口语,显得清新活泼。但是这篇散文以书面语表达为主,而且语言运用非常娴熟,如“雪夜驰马,荒郊店宿,每每令人忘路之远近”,“进士第的官衔灯该还有吧,垂珠联珑的朱门却早已褪色了”,“假定是暖融融的春宵,西宫南内有人在趁了灯光调绿嘴鹦鹉,也有人在秋千索下缓步寻一脉幽悄,意味应是深长的”等,非常文雅,有韵味,有意境。这样的散文语言是当代散文家难以写出或不愿意写出的,这得益于作者所受古典文学的熏陶。

  三是多引古语。可以显出作家读书多,积累丰厚,写作时信手拈来。有的是直接引用古语,并加引号,如戏曲《逍遥津》一段唱词;更多的是间接引语,读书少的人不能发觉,读书多的人报以会心一笑,并默默赞许,如“忘路之远近”出自《桃花源记》,“金吾不禁”借用唐诗“金吾不禁夜,玉漏莫相催”之句,“雪夜入蔡”源自《资治通鉴》“李訫雪夜入蔡州”的故事,“萧萧班马鸣”引李白诗《送友人》,“吹角连营”“挑灯看剑”等出自辛弃疾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》。

  散文通常从“小”写起。这里的小,首先是事件之小、场面之小、人物之小。例如课文中的“灯笼”,可以说是作者早年乡村生活中的一个微小事物。它不起眼,但是在作者看来是最值得写的,也容易写好。文中的人物也是一些微末之人,作者重点描写了祖父、母亲等,其人其事都湮没在时间的尘埃中,只有作者才会带着珍惜的心情细心发掘出来。

  这里的“小”不仅指所写之事的体量小,还包括事件的细碎,如“三家村的犬吠,村中老头呵狗的声音”“村边社戏台下闹嚷嚷的观众,花生篮,冰糖葫芦”,还有灯柱上松柏枝叶的点缀,唐明皇的东宫灯楼,庆丰酒店的跑马灯,源亨油坊出的灯谜,以及在暖融融的春宵,有人调绿嘴鹦鹉,有人缓步寻一脉幽悄,都是细碎之事,但它们又都像珍奇的珍珠,闪着灵光,令人目不暇接。

  另外,这里的“小”还包括情感的细微。课文以抒情为指归,这里的情不是显豁直率的,需要静静地品味、回味,从细小的事物中体会出一些温暖的爱、由衷的喜、不可遏制的神往等。也就是说,课文抒情的切入点小,由小到大,由优雅含蓄到雄放壮烈。

  如果选择大事物、大人物、大场面来写,展示廓大的意境,就不是当年的吴伯箫了。而且晚年的吴伯箫写回忆延安革命生活的散文,也都是从小事件、小感触写起的。

  因此好的散文总爱写微小之事,抒细微之情,同时一定是小中见大、由小写大的。总的来说,本文的小中见大,体现为由一家一村延及天下,由一时一事延及历史,由个人延及社会。最后所述国家之事、所抒壮烈之情,才是作者真正的写作主旨。这就是所谓“兴寄”“兴托”,也是中国文人自古以来所遵循的“文章合为时而著”的写作传统,在现代散文创作史上的又一次体现,现代散文作家普遍都有笔谈琐事、心系大众和天下的情怀。

  课文所述之事多而杂,细数下来应有几十件,时间纵跨千年,地域横跨万里。如此诸多的看似相关又不相关的琐碎之事,如何组合连缀成篇?

  首先是依据标题“灯笼”聚合在一起的,所有的细小事件无不与“灯笼”相关,不相关者一件不写。但如果仅依据“灯笼”来写,仍然有可能随意排列,错乱失序。如何让各个材料在连缀成篇时做到有序的整合?

  这就是课文构思的另一机巧:依据情感线索安排材料次序,恰当地布局谋篇。每一处叙述都联结着情感的表达,有些是直接点明情感的,如写祖父每每被请去城里,回家时常是二更,灯笼挂在院里,“那种熙熙然庭院的静穆,是一辈子思慕着的”,这里的“静穆”点明了氛围,“思慕”点明了情感活动。有些是间接表达情感的,如“虽然人已经是站在青春尾梢上的人,母亲的头发也全白了”,仿佛在凝视着母亲的形象,平静的叙述中透出深厚的感情。至于课文最后直言“我愿就是那灯笼下的马前卒”“数燎原的一把烈火”,则是显豁而壮烈的情感表达。

  总而言之,“灯笼”是课文的话题,可以拢起各种材料;情感是课文的暗藏线索,它既串联起各种材料,又是课文的灵魂所在、主旨所在。

  描写、叙述、议论和抒情融于一体,自然而然地交错进行,创造了散文的艺术境界。

  第1段开头说:“虽不像扑灯蛾,爱光明而至焚身,小孩子喜欢火,喜欢亮光,却仿佛是天性。”这是议论。接下来说“放在暗屋子里就哭的宝儿,点亮了灯哭声就止住了”,这是叙述。这种先议后叙,就是叙与议的结合。

  第2段叙述早年乡村“灯笼”的一个个影像,末了说:“真的,灯笼的缘结得太多了,记忆的网里挤着的就都是。”这是议论,既总结这一段的内容,又表明脑中相关记忆之丰满,表达一种怀念的情感。

  第3段叙述祖父外出半夜回家的情景,最后说: “那种熙熙然庭院的静穆,是一辈子思慕着的。”这是议论,如前所述,“静穆”写出了环境氛围,“思慕”抒发了深厚的情感。

  最重要的叙议结合是在课文末尾,在叙述“塞外点兵” “吹角连营” “将军在挑灯看剑”以及历史上几位保家卫国将领之后,顺势发出誓言: “你听,正萧萧班马鸣也,我愿就是那灯笼下的马前卒。”这是议论,抒发情感,表明心愿。最后一段同样是议论: “唉,壮,于今灯笼又不够了。应该数火把,数探海灯,数燎原的一把烈火!”顺承上一段的意思进一步抒情明志,强化了课文的主题表达,提升了课文的思想境界。如果舍去最后一段,仅有上一段的抒情明志,那么情感表达过于隐晦,文章主旨趋于含混。

  总之,课文不论是从叙到议,还是从议到叙,都是自然融洽地过渡转换的,丝毫不见生硬的拼凑。夹叙夹议,叙议有机结合,是散文常见的写作方法,在本文中体现得非常充分。不过本文的特异之处,在于以叙为主,以议为辅,给读者以更多的形象感,点明段意和文意的抒情句、议论句很少,这就是吴伯箫的散文风格。

  本网站旨在促进我国基础教育的信息交流,促进基础教育事业的发展。本网站转载的资料,如果作者不希望我们在网上使用其作品,请立即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在收到您的意见后立即从网上移除有关内容。未经人教网的明确书面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对人教网所属的服务器做镜像。

  当前IE内核版本太低,请使用IE9以上的内核版本、360浏览器极速模式、chrome谷歌浏览器或火狐浏览器等访问,以达到最佳浏览效果。给您带来的不便,还请见谅。


ag视讯
上一篇:紫云五峰街道办:砥砺奋进战贫困 步履铿锵奔小   下一篇:长顺县麻响村灯笼坝组冉龙云:我已脱贫 更要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