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灯笼 - 哔哩哔哩

作者:ag视讯 发布时间:2020-12-20 23:48

  堀川走在黑暗无光的街道上,如往常一样。但今日四周的黑暗与往常相比似乎有些躁动。堀川在这黑暗的街道里住了很久,久到他已经不记得他是如何来到这里的。他继续他例行的“巡查”,微微放缓的脚步透露出了他的警惕。他走不出这些街道,但对街道里的黑暗很熟悉,它们不寻常的躁动说明了一定是有些什么进到这里来了。

  走了一会儿,前面的黑暗发生了变化,它们似乎在躲避着什么,十分躁动不安。往远处看去,那边有些许光亮,在那微光之中,似乎是一个人。堀川把手按在刀上,放轻脚步,向那个人走去。走近后,他看清楚了,是一个女孩。女孩穿着深紫色的浴衣,手里提着一个灯笼。她左顾右盼,似乎对自己身处的环境很好奇,但又有那么点迷茫。堀川把手从刀上放下,走到女孩面前。女孩微微吓了一跳,但又很快平静下来,盯着来人看。

  “是迷路了吗?”堀川问。“啊…是…是的。不知道怎么就到这里来了。”女孩答。“请问您知道怎么出去吗?突然消失家人会担忧的。”女孩小声的说。堀川皱了皱眉,似乎有些不耐烦。“现在已经很晚了,不如先到我家休息一下再作打算?”堀川说着,微微垂下眼睛。女孩咬着下唇沉默了一会儿,似乎是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,点了点头。堀川转身带路,稍快的步子一下子走出了一段距离。女孩反应过来,连忙小跑跟上。两人沉默着走到了堀川的“家”——黑暗的街道里唯一一栋可以点灯的房子。

  女孩随堀川进了门,轻轻的说了声“打扰了”,在玄关处脱了木屐,顺便把灯笼也放在木屐旁边。堀川领着女孩去里屋,女孩小心翼翼地放轻脚步跟在堀川后面。女孩离开后,关上灯的玄关陷入了昏暗,里屋的一点点光越过屏风照在了那个灯笼上。

  走过长长的走廊,路过了很多间房间,屋子里静悄悄的,只听得到两人轻轻的脚步声。堀川带着女孩来到了一间收拾的很干净的房间。“今晚请在这里休息一下吧,出去的路我明天带你去,”堀川边把被子从柜子里拿出来铺好边说,“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,我的名字是堀川国广,叫我堀川就好。”“堀川先生是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吗?”女孩问。“……是。”堀川顿了顿,回答的同时加快了动作。“不会……寂寞吗?这么大的屋子……却只有您一个人……”女孩小心翼翼的说。堀川整理好被子,站起身,走到门口,转身对女孩说:“很抱歉今晚只能请您将就一下了,更换的衣服已经放在被褥旁边了,请记得把灯关上,早点休息。”说完他朝女孩微微鞠躬,拉上了房门。

  纸门隔开了光明与黑暗,光透过纸门照在黑暗的走廊上。堀川若有所思的盯了几秒纸门,转身走入黑暗当中。在黑暗的走廊里,一对角若隐若现,走廊的地上隐隐约约闪过几丝红色的光,向着女孩所在的房间游去,黑暗躁动着,仿佛看到了猎物。

  这个街道还是有阳光出现的,只不过这里的阳光来得比别的地方晚,去的比别的地方早,阳光比别的地方的微弱而已。当阳光照在街道上的时候,堀川敲响了女孩的房门。在敲了多次没有得到回应之后,堀川把房门拉开,走了进去。入眼是一团被子,被子底下露出些许黑色的头发。掀开被子,只见女孩蜷缩着,睡的香甜。堀川听着女孩平稳的呼吸,仔细打量了一下她。女孩衣服整整齐齐,眼睛底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,很可能是一夜没睡,刚刚才睡着。堀川垂下眼睛,摸了摸女孩的头顶。大概是感受到了别人的触碰,女孩慢慢转醒。待她看清面前的人之时,她的脸刷的红了“真的很抱歉,麻烦堀川先生来……”“昨晚是没睡吗?”堀川打断女孩的话。“啊,是的,真的十分抱歉要您来叫醒我。”女孩有些慌张。“要再休息会儿再出发吗,这个状态可能会……”“没关系的,我能撑住的,我们现在就出发。”女孩打断堀川的话,做出一个表示自己精神满满的动作说。堀川看了她一眼,退出了房间,关上了门。

  阳光下,两个人影缓缓移动着。堀川按着刀,走在女孩稍前的地方。女孩双手握着灯笼,垂眼看着地面。寂静的街道空无一人,房子都陷在阴影之中。堀川带着女孩在房子间穿梭,左拐右拐地走在各个房子间的小路中。不知走了多久,天渐渐黑了,但似乎离出口还要走上好一段时间。“堀川先生,我们可以休息一下吗?”女孩突然问道。堀川回头,眼里有些许诧异。“好啊,休息一下吧。”他低头看着地面答。女孩坐到地上,看着前方黑暗的小巷的深处,发着呆。堀川看着女孩,发现女孩身边发出了淡淡的光,他好奇的看着那微光,思考着这是不是女孩的灵力。“堀川,我休息好了,走吧。”听到女孩声音的堀川回过神来,看见女孩正在看着他,眼里似乎有什么在涌动。他转过脸,站起身,准备继续向前走,没有发现女孩对他称呼的改变。这时女孩却突然拉住了他,他看向女孩,女孩突然笑了,对他说“跟我回去吧。”堀川惊讶的看着女孩,试图从她脸上寻找她撒谎的痕迹。女孩看着堀川的眼睛,慢慢说了一句话“我知道出口在哪,我也知道这里是哪里,跟我离开这里好吗?”堀川的瞳孔微微缩小,过了好一会儿,他低下头,问“您不怕吗?”女孩轻笑了一声,看向小巷,轻声说:“不会啊,不过是在这个地方住过,再从这个地方出去而已。”女孩回过头,牵住堀川的手“怎么样,要跟我出去吗?”“……好”堀川沉默了几秒,紧握住女孩的手,看着女孩坚定的回答。

  月光下,屋顶上,堀川喝着茶,看着院子里的玩闹的短刀们,又想到了刚到本丸的那天。他跟着女孩从那个缺口踏出的一瞬间,他的余光看见了那个仿佛是装饰的灯笼亮了起来。一个小孩子看见他们,愣了一下,突然大声喊“阿路基回来了!”好些人陆陆续续从各个地方跑出来。一群小孩子围了上来,绕着女孩叽叽喳喳的说着话,然后是一个高大男人挤到女孩面前,一脸担心的左左右右看了看女孩。女孩无奈的慢慢转了个圈,小小的蹦了几下并说:“静静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那个男人才安下心来,点了点头说:“阿路基,请尽快去洗漱修整一下吧,食物我会帮您拿上去的。”“好的麻烦静静了。还有就是麻烦带堀川回他房间修整一下,顺便熟悉下本丸。”女孩说完转头看向堀川“堀川你跟着静静就好,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他哦。”说完调皮地眨了眨眼之后便离开了。目送女孩离开后,高大男人走向堀川,点了点头“我是薙刀,静形,请跟我来。”静形带着他边走边介绍了本丸。仿佛做了个梦一般,之后的事他便想不起来了。

  耳边传来木屐踏在屋顶的瓦上的声音,堀川没有理会,抬头看着月亮。“怎么,又想起那天的事了吗?”女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“是啊。不过有个问题想问很久了”堀川慢慢的说。“之前一直没问过,这次我可是鼓足勇气来问的。”他笑了笑,看向女孩“之前阿路基是特地去找我的吗?那个根本就不是出口吧,那个是传送门,而且灯笼上印着我的刀纹。”“答案你都找到了,还问我做什么”女孩回头,看着堀川,眼里充满笑意“你这个都是肯定句,不是疑问句了啊。”“那阿路基为什么要撒谎。”堀川说。女孩疑惑地歪了歪头。“明明是故意来找我的,却说自己迷路走进去的。”堀川微笑着看着女孩。“这不是怕你起疑心嘛,你又不记得我,也不记得你要出去,万一你不跟我走怎么办,那我不就白费功夫了?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,错过这次机会又要等好久呢。而且传送门也有时限的,要是我突然消失掉你怎么办?”女孩嘟着嘴,似乎有些委屈。堀川没有回答,两人沉默着,喝着茶,看着月亮。“那个地方其实到底有没有出口的啊”堀川突然小声地说“阿路基有看见吗?”女孩回头,看着堀川头上的角,沉默了好一会儿,握紧茶杯,低着头看着杯子里的茶,轻轻说:“有啊,有入口就有出口,不过那个出口藏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,自己找真的要找很久很久呢,久到会差点忘记自己在寻找什么……”

  微风吹过,树叶沙沙作响,月光照在堀川眼里,仿佛那天所见的灯笼,照在了他的眼中,照亮了他的心。


ag视讯
上一篇:长顺县麻响村灯笼坝组冉龙云:我已脱贫 更要致   下一篇:公寓酒店灯具设计厂家能够满足不同客户的需要